財訊獨家調查 台大醫科生大逃亡

作者: 文∕紀淑芳 | 財訊雙週刊 – 2012年9月28日 下午9:23

根據《財訊》獨家調查,竟有高達近三成的台大醫學系學生後悔念醫科,有近一成不再把「畢業後當醫生」當做唯一志願、而想逃離醫院,留下來當醫生的,卻是想要逃到國外行醫,甚或想要逃離四大科,以免刑責上身,台大醫學院怎麼了?台灣的醫療環境怎麼了?

台大醫學系,這個台灣歷史最悠久的醫學科系,聚集了一群被公認是全台灣腦袋最聰明的人,估計國家每年在每個學生身上要花費百萬元的教育投資,他們將來畢業後,被期許成為一流的臨床醫師,肩負起照顧國人健康的重任。

曾幾何時,這群精英在求學階段,便已開始思索將來的「大逃亡路線」,根據《財訊》獨家調查,竟有高達近一成的台大醫學系學生不再把「畢業後當醫生」當做唯一志願、而想逃離醫院,留下來當醫生的,卻是想要逃到國外行醫,甚或想要逃離四大科,以免刑責上身,台大醫學院怎麼了?台灣的醫療環境怎麼了?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這個聚集全台灣最多智商最高、最多第一名學子的地方,能夠擠進這裡的人,都是萬中選一的天之驕子;數十年以來,這群全都是以「第一志願」進到台大醫學院殿堂的人,畢業後幾乎也毫無例外的以「唯一志願」進入白色巨塔。他們在別人羨慕目光中,被高度期許有朝一日成為一流的臨床醫師,懸壺濟世。

不過,這個看似牢不可破的鐵律,隨著台灣醫療體系的逐漸崩壞,已經有了讓人驚訝的變化,別人眼中最優秀的台大醫科畢業生不想學以致用,甚至想要轉系的危機,正在一路擴大中……。

劉昱亞,就是經典的案例。

七十四年次的劉昱亞,當年經由指考成為台大醫學系公費生,由於不希望受限於公費生身分,隔年,他再以國際生物奧林匹亞競賽金牌的傲人經歷,重新以推甄身分進入台大醫學系。大五時,他申請到美國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交換學生及台大優秀交換生獎學金,到美國一年,成了台大醫學系有史以來第二位校級交換學生;他同時也申請台大醫學系的六年畢業試辦計畫,儘管因交換學生耽擱一年,他還是在七年內完成醫學系的學業。

「劉學長真的很優秀!」不少台大醫科的學弟提到他,異口同聲這麼說。不僅因為劉昱亞的經歷很「夢幻」,更因為他還做了一個「驚動萬教」的大決定:畢業後,他並沒有想當然耳地成為披白袍、拿聽診器的醫生,今年他應徵到外商公司擔任商業顧問,提著公事包到世界各國替客戶研擬商業策略。

「為什麼當醫生,只能是醫學生的唯一選擇?」劉昱亞拋出的這個命題,在台大醫學院引發很大的討論與漣漪。「在我看來,做醫生最大的好處是,你可以確定每天做的事,都是在幫助別人,對社會都有微小的貢獻;但是,除此之外,要論社會地位、收入都沒有特別高,生活品質更不好。」當他在大五交換學生時發現自己對商業有獨特的興趣後,他決定給自己機會去探索,才終於確定了自己真正想要走的路──棄醫從商。

曾幾何時,白色巨塔不再牢固,當醫生不再是醫學生的唯一夢想,這不啻是對當今醫療體系的當頭棒喝;而且,劉昱亞不是特例!根據《財訊》針對台大醫學院醫學系五、六年級學生所做的問卷調查發現,儘管他們還在求學階段,竟然已有高達近一成的人,正在思考將來要當「醫界逃兵」,考慮轉行!更有高達三成以上的醫學系學生說,如果時光重來,他們不會再選擇醫學系作為第一志願。

誰有辦法想像,按照現今醫療崩壞的速度繼續下去,未來十年、二十年後,若醫學生都不想當醫生,那台灣的病人誰來醫?台大婦產科名譽教授謝豐舟說:最後只好讓菲醫來台!這種「棄醫轉行」的氛圍,確確實實已經在校園裡蔓延。

現今就讀台大醫科六年級的林如新(化名)就不諱言,他會繼續完成醫學院的學業,只是為了給父母一個交代。「我是曾經想過要當醫生,但是我不會想當血汗醫生,或是沒有保障的醫生,」他說。(本文節錄自財訊雙週刊408期)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