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指法院掩弊 高院澄清

中央社 – 2014年2月25日 下午9:21

(中央社記者劉世怡台北25日電)平面報導引最高法院法官黃瑞華「特偵組洩密濫權及高等法院掩弊」說法。高院今天說,不能以案件無罪確定來推論審查羈押程序有違失。

自由時報昨天報導,最高法院法官黃瑞華受訪指出,特偵組在聲請羈押及起訴邱義仁過程中洩密、濫權,但是她(時任高院法官)依法奉命所提出的審查報告「卻出不了高等法院大門」等語。

高等法院今天指出,當初黃瑞華認定承辦羈押的檢察官、法官有疏失。為求慎重,高等法院另行輪分案件再次審查,認定審查羈押被告所要求的證據足以採信,與判決被告是否有罪所依憑的證據,須達無合理懷疑的嚴格證明程度不同,認定原承辦羈押的檢察官、法官並無違失。

高院認為,案件經判決無罪確定,是經嚴謹的訴訟審理程序,及嚴格的證據要求所導出的結論,不能以結果據以推論審查羈押程序必有違失。高院也解釋,之前就這起案件函送司法院的審查意見,並未採認黃瑞華審查意見,所以未將黃瑞華所提審查意見書隨函併送司法院。1030225

……..文章來源:按這裡


罵「龜兒子」無罪 法官認定無名譽受損

東森新聞 – 2014年2月23日 下午1:25

罵人龜兒子,被判無罪,彰化地院法官,認為「龜兒子」這三個字,雖然有負面意義,但爆粗口,不等於污辱人,只是令對方感受不愉快,沒有名譽受損,因此判罵人的被告無罪。不過判決結果引發爭議,有民眾就不滿揶諭,所以以後也可以罵法官「龜兒子」嗎?

彰化一間廟宇信徒開會員大會,沒想到卻演變成告人官司,潘姓會員不滿陳姓常務理事作為,雙方因而發生爭吵,潘姓男子在會議中,說陳姓男子敢做不敢當,根本就是「龜兒子」陳姓男子氣不過,控告對方涉嫌公然侮辱罪,附帶民事求償30萬塊錢。

當時這一處開會現場,共集合一百多名會員,陳姓男子說所有人全都聽到他被罵「龜兒子」,現在官司判決下來罵人的反而無罪,對於法官非常不能諒解。陳姓男子鬱悶怨氣不吐不快,但法官認為陳姓男子感到不爽快,並不代表受到侮辱、侵害到人權,還說儘管「龜」字有貶低、罵人含意,但民間也有祈福、長壽的意思。民眾和原告陳姓男子說法相較於法官判決,180度完全相反,但由於法官也考量到被告潘姓男子,基於會內事務爆粗口,並非刻意攻擊對方才判決無罪。

……..文章來源:按這裡


前法官扮黃牛 葉進雄收押

作者: 馬瑞君╱台中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4年2月20日 上午5:55

中國時報【馬瑞君╱台中報導】

曾擔任法官轉任律師的葉進雄,因司法黃牛被判刑遭除名喪失律師資格,又持續以「葉律師」之名在外攬案,向2名當事人收受23萬元,佯稱可交錢給法官和檢察官打通官司,台中地院19日以葉男違反律師法及詐欺罪嫌,且有再犯之虞,裁定收押禁見。

司法官第25期結業的葉進雄,原為彰化地院法官,轉任律師後,曾因詐欺和偽造文書罪被台中高分院各處2年和8月徒刑,87年4月假釋。91年1月侵占李連枝16萬餘元裁判費和律師費,同年8月間因違反律師法而遭法務部除名,且喪失律師資格。

葉進雄遭除名後,仍繼續包攬訴訟,並多次侵占訴訟當事人律師費和裁判費用,被依業務侵占、偽造文書、詐欺等罪,判3年徒刑確定。

但他仍對外自稱是「葉律師」,承攬訴訟業務,101年7月、102年7月間又分別向妨害風化案的林姓當事人及公共危險案的趙姓當事人家屬佯稱,可以用金錢疏通承審法官及執行檢察官,保證得以易科罰金。

但林某被判1年2月,趙某雖被判5月徒刑,也因酒駕3次以上不得易科罰金,2人發現上當。其中,林某向葉進雄索討金錢,葉返還12萬元。

台中地檢署18日傳喚葉進雄到案,昨天凌晨以違反律師法及詐欺等罪嫌,且有再犯之虞,向台中地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

……..文章來源:按這裡


郭瑤琪聲請再審 駁回確定

作者: 林偉信、陳志賢、蕭博文╱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4年2月21日 上午5:50

中國時報【林偉信、陳志賢、蕭博文╱台北報導】

全國首位因貪汙罪遭重判8年定讞的女部長郭瑤琪,因不服確定判決,聲請再審、停止刑罰執行。最高法院認為,郭指控李宗賢偽證,並否認收錢,不能據此聲請再審,駁回確定。郭瑤琪已於1月8日入監服刑。

郭瑤琪在判刑定讞後,質疑南仁湖負責人李清波之子李宗賢涉嫌偽證罪,才會讓法官以不實證詞判她有罪,去年底,郭在律師陪同開記者會,並向高院聲請再審及停止入獄執行,被高院駁回後,郭提抗告。

最高法院認為,原判決對郭瑤琪收賄已調查清楚,並考量各種有利、不利狀況,作出確定判決,在沒有新事實、新證據下,不得聲請再審。另外,郭告發李宗賢偽證部分,法院尚未判決定讞,郭不可以此要求法院對她的貪汙案再審。

合議庭指出,由於郭瑤琪聲請再審沒有理由、不符法定要件,她要求停止刑罰執行部分,也一併駁回抗告確定。

此外,郭瑤琪質疑李宗賢證詞反覆不一,認為判決違背法令,日前3度向最高檢察署聲請提起非常上訴。最高檢察署認為,郭瑤琪聲請非常上訴理由不合法律要件,已駁回1案,其餘2案則仍在審核中。

據了解,郭瑤琪3件聲請非常上訴案,理由都是李宗賢證詞反覆,涉嫌偽證,但有鑑於歷次法院審理中都已闡明清楚,預料其餘2案被駁回的機率頗高。

……..文章來源:按這裡


轉任律師遭除名 前法官扮黃牛 葉進雄收押

作者: 馬瑞君╱台中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4年2月20日 上午5:50

中國時報【馬瑞君╱台中報導】

曾擔任法官轉任律師的葉進雄,因司法黃牛被判刑遭除名喪失律師資格,又持續以「葉律師」之名在外攬案,向2名當事人收受23萬元,佯稱可交錢給法官和檢察官打通官司,台中地院19日以葉男違反律師法及詐欺罪嫌,且有再犯之虞,裁定收押禁見。

司法官第25期結業的葉進雄,原為彰化地院法官,轉任律師後,曾因詐欺和偽造文書罪被台中高分院各處2年和8月徒刑,87年4月假釋。91年1月侵占李連枝16萬餘元裁判費和律師費,同年8月間因違反律師法而遭法務部除名,且喪失律師資格。

葉進雄遭除名後,仍繼續包攬訴訟,並多次侵占訴訟當事人律師費和裁判費用,被依業務侵占、偽造文書、詐欺等罪,判3年徒刑確定。

但他仍對外自稱是「葉律師」,承攬訴訟業務,101年7月、102年7月間又分別向妨害風化案的林姓當事人及公共危險案的趙姓當事人家屬佯稱,可以用金錢疏通承審法官及執行檢察官,保證得以易科罰金。

但林某被判1年2月,趙某雖被判5月徒刑,也因酒駕3次以上不得易科罰金,2人發現上當。其中,林某向葉進雄索討金錢,葉返還12萬元。

台中地檢署18日傳喚葉進雄到案,昨天凌晨以違反律師法及詐欺等罪嫌,且有再犯之虞,向台中地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

……..文章來源:按這裡


侯廷昌/法官核發監聽票 不應該一官核到飽(下)

自由時報 – 2014年2月17日 上午6:12

侯廷昌/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法官

權力本質上就是一種欲望,如果沒有適度制衡,它非常容易無限擴張至濫用、失控、腐敗的境界,這是歷史定律。

制度性濫權怎麼來的?

由聲請檢察官及原核准法官所組成的「監聽二人組」,大權在握,於此歷史定律中,可以無限地聲請核准續線及擴線,擴了又續,續了又擴,只要他倆不調離,可以四手遮天地監控整個群族網絡一輩子,包含大多數無辜的被截聽者;最後,核准是最一致的標準。「越少人知道監聽越好」的政策修辭,是掩飾主事者監督失能的絕佳託辭,卻陷「監聽二人組」不義。該修辭邏輯不通之處還在於:既然越少人知道越好,何以駁回監聽聲請,檢察官就同一案件可以換法官聲請,且一換再換,換到法官核准為止,卻不必如同核准新線般,黏在原駁回法官身上繼續審查,這不是讓更多法官知道誰要被監聽了嗎?這不是制度性偏袒核准嗎?主事者說審判系統會洩密導致偵查無法進行,是對自家人毫無信心且無證據支持的臆測;以呵護官吏的嬌貴為己任,置人民權利受害風險於度外的心態,更是錯認主僕關係,不知權力根源。

正義不僅要實現,而且要以人們看得見的方式實現。我國監聽制度使無辜的被截聽者,在監聽的事前、事中、事後各階段,無法得知並看見他們的隱私權何以被犧牲,已嫌不義,他們仰賴不同法官的介入,為他們看見他們的犧牲是否是為了更崇高的正義價值,一點都不過分。反之,一官核到飽制使法官權力的行使更神祕化、專制化,嚴重缺乏節制的程序道德感。

一官核到飽的分案審查制度,對濫行聲請及核准,毫無制衡機制,必然會衍生出制度性濫權,導致監聽浮濫,終使審判獨立蒙羞。論者謂我國監聽浮濫,說的沒錯,由一官核到飽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看看外國實務作法,德國法蘭克福高等法院前庭長Jürgen Maruhn表示,德國偵查法官對令狀的審查是由值班法官輪班處理,續線監聽亦由當日受理聲請的值班偵查法官核駁,並無我國一官核到飽的分案審查制度。依美國監聽法案及文獻記載,不僅沒規定由同一法官受理審查續線、擴線,甚至規定每一續線聲請都應附上先前核准的所有聲請資料送審,另外,不同法院亦可受理續線聲請。在比較法制上,我國大多數地院的現行作法,難謂「德不孤,必有鄰」。

統計數據透露什麼訊息?

再作量化分析,我國採統由值班法官輪班審查的地院計有新北地院、新竹地院、雲林地院、連江地院四所法院,其他地院均採前述的一官核到飽制。以一○二年度續線核准率為例,依司法院的統計數據,採一官核到飽制地院的續線(字號:「聲監續」)收案總計一六一六九 件,核准一四六三九件,核准比率九十.六○%;採非一官核到飽的地院收案總計四○六五件,核准三四二五件,核准比率八十六.六五%。借用何君豪法官以卡方檢定計算結果,在九十九.九九九九七四%的信心水準下,採一官核到飽制辦理續線案件的核准,明顯高於非一官核到飽制。此分析結果,可以支持前述制度性濫權核准的深切疑慮,亦可看出交由不同法官審查續線聲請發揮制衡節制的功效,官官相護之說,不能成立。

論者謂核准率降低會影響法院定罪,進而影響治安狀況云云。依據司法院的統計資料,採一官核到飽制地院的定罪率(有罪人數÷〈有罪人數+無罪人數〉,範圍為全部起訴及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案件),一○○年至一○二年依序為九十六.八六%、九十七.一一%、九十七.○六%;採非一官核到飽制地院的定罪率則依序為九十七.七九%、九十八.二五%、九十八.二八%。後者核准率較前者低,定罪率卻連三年較前者高。沒有數據證據支持低核准率會影響定罪,影響治安。論者倘謂犯罪隨時出沒你我身邊,非低監督低成本的監聽手段不足以防治,應提出相關數據資料支撐,而非盡是主觀經驗或想像。

制度設計本應發揮其最適功效,又可防免執行者濫權毀滅。只重快速的制度設計於現今社會所造成的利弊得失,怎麼看都是弊多於利。江國慶案、洪仲丘案、大埔土地開發案、九月政爭案等等,無一不是為了搶先、搶快的單一價值,置正當法律程序於不顧而付出巨大的社會成本及難以挽回的代價。張德正羈押案不過是此社會氛圍中再度墜地的果子;一官核到飽的監聽票核發制度則是孕育的沃土。

制度設計監督者應體察社會脈動,記取歷史教訓。效率是好事,但應注意逞快經常是怠惰失能的遮羞布,因逞快而偏私致濫權更應嚴加防範;又快又好更賴細部的檢討規劃,特別是審查標準的建立。要之,遲來的正義或許還是正義,沒有程序正義就沒有正義。本次通保法修正案對案件分案審查的正當法律程序未予著墨,實屬憾事。一官核到飽的核票制度應改弦易轍,由值班法官輪值核駁為是。

……..文章來源:按這裡


獄中缺老鄉 英偷竊犯逃獄

中廣新聞網 – 2014年2月13日 下午2:43

英國一名在外役監獄服刑的偷竊犯,因為沒有老鄉可以聊天而逃獄。投案以後,如願換監,不過刑期多了三個月。

二十九歲的密爾本是約克夏人。他因為偷竊在蘭開夏一處外役監獄服刑。約克夏跟蘭開夏一向不合,十五世紀的「玫瑰戰爭」就是在這兩個地方打的。

密爾本說,他在外役監獄的時候,周圍不是蘭開夏人就是利物浦人,不但連個聊天的人都沒有還常受欺負。去年十一月,他要求換監。獄方卻告訴他要六月才能換。他想,他八月就要出獄了,就剩兩個月,意義不大。所以,就走出監獄大門,逃獄。

上個月,在外面待膩了,密爾本到警察局投案。警方將他送交法院。法官瞭解他的痛苦,讓他轉去約克夏的一般監獄服刑。不過為了逃獄,得多關三個月。

……..文章來源:按這裡


「撿屍」三嫌犯求和解 護理師嚴拒

東森新聞 – 2014年2月12日 下午9:59

發生在新北市板橋KTV的撿屍案,事發家中開壽司店的兄弟檔嫌犯父親出面替兒子喊冤,三名嫌犯也透媒體表示是好心要扶護理師到賓館休息,三名嫌犯不斷自清,但私底下又透過警方希望能和護理師和解,不過護理師對他們的辯解相當生氣,堅持不和解,另外警方也還有一段未公佈的監視器,似乎有更明確的犯案情節。

壽司店鐵門拉下,門口貼上這張告示徵求工讀生,面對兩個兒子涉嫌撿屍,身為老闆兼行政主廚,兄弟倆的爸爸跳出來喊冤,黎爸爸:「我們都很後悔,不可能,他們都有女朋友了。」三名嫌犯也透過媒體對外說只是好心幫忙攙扶,但看看當天的視器,長髮女護理師在跟同事喝完春酒後倒在大廳,黎姓弟弟用公主抱一把扛起她,他的哥哥和黃姓友人就走在前面開路,下個目的地竟然是把她帶到隔壁旅館。

三人先從KTV大門把女護理師扛起,從門口走了10多公尺,就是要把她帶到同樣在這棟大樓樓上的旅館休息。真的只是好心幫忙嗎?看看電梯裡的畫面,黎弟弟雙手環抱,這時女護理師不斷用手抵擋,好不容易掙脫站穩腳步,但黎弟弟卻又還抱起她,抵抗之間差一點跌倒,就在她大聲呼救後,原本把風的兩人先行開溜,似乎怕被發現,黎弟弟趕緊把電梯按回一樓,門一開女護理師也不管包包被搶,奮不顧身往外衝,才逃過一劫,黎姓兄弟稱的好心幫忙,那女護理師又怎麼會有抵抗舉動呢?

據了解,警方還掌握一段關鍵的旅館內的監視器畫面,三人再怎麼硬凹,畢竟畫面證據會說話,儘管三人有意道歉,但女護理師心中留下的陰影,對它們的辯解不只氣憤,還拒絕和解,要讓一切交由法官判決,給一個交代。

……..文章來源:按這裡


西班牙法官發布 對江澤民、李鵬國際逮捕令

中廣新聞網 – 2014年2月11日 上午10:48

西班牙最高法院法官,發布對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前總理李鵬和其他被指在西藏犯有反人類罪行官員的國際逮捕令。

這一訴訟案是由人權組織提出的,因為西班牙的法律系統比較獨特,他們承認「普遍管轄原則」,也就是不管什麼人在世界任何地方犯下反人類罪,都可以被越界起訴。

這個「普遍管轄原則」曾在1998年被西班牙法官加爾松,用來逮捕當時流亡倫敦的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切特,但皮諾切特最終因為健康原因被允許返回智利。

本週一西班牙最高法院法官莫雷諾裁決,江澤民負責監督管理那些直接違法的人,所以他應該對下屬在西藏行使的酷刑和其它反人權的行為負責。

莫雷諾命令國際刑警組織以種族滅絕、酷刑和反人類罪的罪名,發布對江澤民的逮捕和監禁令;他還下令對李鵬和其他有關中國官員發布相似的通緝令。

兩個支持西藏團體和一名西班牙籍的僧人,在2006年向西班牙法庭提起這一訴訟,指控包括江澤民和李鵬在內的大陸前領導人在西藏犯有反人類罪。

西班牙的執政黨人民黨正在推動對西班牙承認「普遍管轄原則」體系的改革,以限制西班牙法官對西班牙境外的犯罪者行使的權力。

大陸外交部上星期五也要求西班牙當局阻止對中國前領導人在西藏問題上的行為,採取進一步法律訴訟行動。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章來源:按這裡


報導黃敏惠安排馬和組頭會面 壹週刊與2記者 判賠20萬

作者: 張嘉文╱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4年2月11日 上午5:50

中國時報【張嘉文╱台北報導】

《壹週刊》在100年11月間,以「選情告急馬英九密會地下賭盤大亨踩黑金地雷」為封面標題,報導馬英九總統透過嘉義市長黃敏惠安排,和大組頭陳盈助會面,以感謝對方提供上億元金援,黃認為報導不實興訟求償,士林地院昨判決壹週刊和2名報導記者,應連帶賠償黃20萬元。

判決指出,《壹週刊》在報導中寫到「馬英九總統在爭取連任勤走基層,竟不顧清廉自持,在九月初經國民黨副主席、嘉義市長黃敏惠的安排,和長期經營跨國簽賭站、同時擔任國內選舉賭盤總組頭之一的陳盈助密會,尋求資金和組織動員支持…」等。

士林地院審理認為,報導會讓人誤以為黃與黑金人士多有往來與勾結,讓黃的政治人格評價降低,已侵害黃的名譽人格法益。

此外,撰稿記者提供的證據、訪談譯文,都無法直接證明報導所說為事實,法官認為,未經合理查證,便憑主觀臆測,任意傳述足以損害黃名譽的報導,頗有「語不驚人死不休」之感,顯有過失,因此判周刊和2名已轉往網路媒體的記者應連帶賠償。

……..文章來源:按這裡